<menu id="osgcu"></menu>

  • 工業觀察

    我們在多年工業領域工作經驗中,不斷的積累和沉淀,對工業領域的市場都有著客觀、嚴謹的研究,我們將依照研究數據,為客戶分享德佳咨詢對工業領域的獨到見解。


    首頁 > 工業觀察

    國產機床卡了高端裝備的“脖子”,誰扼制了中國機床的“喉嚨”?

    引進機床業的“馬克思主義”,探索工業母機的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”




    一張圖,便足以看出中國機床的“喉嚨”被卡的有多嚴實


    1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


    機床有加工方案,我們卻沒有應對方案




    新中國成立時構建起18家重點國企(十八羅漢)和八家研究所(七院一所)組成的機床工業體系,代表了當時最高生產研究水平,為中國初期工業發展起到定海神針般舉重若輕的作用。


    美國于1952年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臺數控銑床;而僅僅6年后,1958年北京第一機床廠與清華大學便合作研發出了中國第一臺數控銑床。要知道此時日本也不過在數控機床方面剛有成就,而瑞士第一臺數控機床 PICOMAX 50 NC在晚于中國17年的1975年方才誕生。


    接著,便沒有然后了…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加速中國高端數控機床需求增加,但國產死守中低端市場,“薄利多銷”、“先大后強”、“并購收購”等理念屢見不鮮,高端市場至此失守。


    至今被“ST”的沈陽機床和“債主逼上門”的昆明機床仍在翹首以盼通用技術的進駐,屢次延期實為資本之間的博弈,“舊債”如何“新償”,仍沒有確切解決之道。





    少了“庖丁”,如何“解?!??




    中國高端機床需求的增加并不僅僅只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推動,除曲面加工必須使用的硬性因素外,五軸聯動技術的普及以及成本的降低,是高端機床普及率提升的另一大重要因素。


    2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在以五軸為代表的高端數控機床領域,目前雖有不少如科德數控一樣的民營企業“異軍突起”,但內資高端機床9%的市占率證明,我們仍沒有尋求到高端機床國產化替代合適的解決之道。機床是“?!?,但唯獨少了“庖丁”。


    為中國高端機床制造尋找解決方案,是當務之急。如今,在上海疫情買菜難的當口,多少人被“逼”成了“團長”,但當好團購“團長”卻絕非易事,如何做好“團長”,最快的方法便是吸收他人成功經驗,少走彎路。高端機床行業亦是如此。





   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




    “古為今用”歷來有之,“洋為中用”在制造業的創始人當屬曾國藩。


    洋務運動期間,曾國藩就曾“訪募覃思之士、智巧之匠”,委派容閎,歷時兩年從美國Putnam 公司采購了第一批機床設備,將西方現代機床工具引入中國。江南機器制造總局成為后期中國制造企業的鼻祖。


    3.png

    (圖片來源:公開資料)


    從單機層面來看,以前缺的是有形之物-機床,通過引進并模仿制造?,F在差的是無形之物-精確度、穩定性、可靠性,他國成功之路所遵循的理念和方法,當下需要的是借鑒和創新兩手抓。


    DMG是德國精密高端機床的代表之一,鉆攻機競爭力不如日本FANUC和BROTHER等廠商,除了綠點科技有過批量采購,目前中國區已不見其身影。


    單一崇拜某個國家或某個品牌并不是可取之路,潤星科技若想借鑒DMG發展鉆攻機,結果只能是張冠李戴。


    全方位的比對,深入型的思考,漸進式的學習,他山之石,才可以“攻玉”。





    他山之石的“他”是誰?




    4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中國超過一半金切機床的進口份額被日德兩國壟斷,不僅如此,日本是還是機床核心零部件的重要來源國。在日本技術封鎖的背景下,德國高精密機床成為中國航天制造業的“救命稻草”,其高端數控-海德漢和西門子,在中國高端機床市場上近乎“二分天下”。


    日本的【核心零部件】,德國的【人才為本】,韓國的【融會貫通】,瑞士的【產量小而精】,意大利的【體積大卻不粗獷】,美國的【基礎研發】,都是各自獨特的閃光點。


    東數可以西算,南水可以北調,“他們”亦可為己用。





    日本-首先看那停滯的20年





    機械產品由千百種零部件組成, 其中任一關鍵零部件出了毛病,都可能使整機受到極大影響。機床的競爭不妨說是產業鏈的競爭,更不如說是上游“隱形冠軍”們的競爭。


    美國與日本簽訂“廣場協議”后, 日本經濟發展停滯 20 年。在這 20 年中, 日本制造業不斷“轉型升級”、“修煉內功”、 向高技術、 高端產品及高端零組件蛻變,打造出最早的一批“隱形冠軍”。連美國很多( 包括軍用) 高端零組件、 高端材料也要從日本進口。


    反觀中國,功能部件發展滯后的狀況似乎并沒有多大改變,滾珠絲杠和導軌、電主軸等主要還是以日本為主的進口產品。


    從上游產業鏈入手,打造【隱形冠軍】。多家“小而精”,自然“大而全”。


    5.png

    (信息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TIPS:日本在國內市占率最高的機床企業山崎馬扎克,2021年不可不謂“風光無限“,不到半年便已經完成全年銷售任務,全年業績更是翻倍增長。





    德國-再看那一種“萊茵模式”




    法國經濟學家米歇爾將萊茵流域的西歐國家,主要是德國所奉行的市場經濟模式,稱為“萊茵模式”。萊茵模式具有明顯的“以人為本”的價值觀。


    在機床行業,不管是多么核心的零部件競爭,最終都要落實到人才上的競爭。而德國,是“人才為本”模式的鼻祖。


    提到德國機床,“制造嚴謹”是我們對它的第一印象,嚴謹的背后,是基礎人才的支撐。這要得益于德國的雙軌制教育。雙軌制簡單來說就是兩條路,一條是大學,一條是職業學校道路,類似中國現在的大專院校。最大的不同在于職業院校并不會低人一等。


    在中國,人才的培養和偏見的糾正并非一朝一夕,德國工人階層拿得是高薪資,屬于德國的中上層階級。中國“研究生易找、好鉗工難求”的現況急需改變。


    【重視研發人才,以人為本】。曾國藩的湘軍實行了中國近代史上最早的高薪養廉機制,高薪是否可以養“廉”我們不得而知,但高薪確實可以養“研”。


    6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TIPS:德國企業德馬吉在機床領域知者甚廣,2021年一則“新建平湖五軸工廠“事件熱度居高不下。目前平湖五軸工廠處于建設中,預計2023年春季投產,并生產DMU50/75/95三款小五軸機型。





    韓國-機床界的“三劍客”




    韓國最引以為傲的機床“三劍客”,當數斗山、現代威亞和三星?!叭齽汀痹陧n國高達30%以上的集中度也是令人咂舌。


    相比歐洲機床,韓國機床的特點在于性價比高,技術差距也越來越小。這主要是因為韓國機床的融會貫通,敢于考察勇于實踐,既汲取了鄰近日本的精華,又學習了歐洲機床的先進理念。


    中國歷來缺少實踐研究,從書本中來到書本中去,參考文獻旁征博引,徐霞客終究只是少數。


    【融會貫通】,做事認真,敢于發問,更要有著石板上摔烏龜-硬碰硬的精神。


    7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TIPS:斗山機床2021年被Ditial Otomote以2.4億韓元價格收購。近來斗山機床“動作頻頻“,連連發布新品,產品涉及立加、龍門、臥加、立車和走心機。





    瑞士-再說那一件件藝術品




    瑞士:我們比德國制造貴一點點,但是更精準一點點。話可以當作玩笑,但也側面反映瑞士制造的特點。


    瑞士手表與軍刀是精密的代名詞,在機床行業也是如此。精益求精,反復雕琢,在更小的空間里,把精密制造做到更精密、更小巧、多功能化 ,這正是瑞士人的強項。


    瑞士機床的強大也正是因為聚焦在兩三個特定或細分行業深耕細作,而我們的很多機床公司則倒在了規?;投嘣穆飞?,忘記了小而精是做好機床的關鍵。


    【注重精細打磨】,切勿急功近利,深刻理解客戶需求和痛點。


    8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TIPS:GF集團共三個事業部(管路、精密鑄件、機床),機床事業部包括阿奇夏米爾(電加工)和米克朗(加工中心)兩個機加工品牌,加工中心為常州工廠生產。





    意大利-現在要面對的另外一個坐標,是那個“大塊頭”




    意大利面起源地不一定在意大利,但重型機床強國非意大利莫屬。


    人若是塊頭大似乎就等同于行動不便,大型重型機床自然聯想到精度不高,但意大利卻恰恰相反。從主軸轉速來看,當國內主要徘徊在800~1500r/min時,意大利先進水平已發展到最高達3000~4000r/min。


    我們熟知的上市公司-海天精工、臺群精機等主業無一不在應用廣泛的通用機床,重型機床靠昆機、武重等苦苦支撐,但近來日子確實不好過。資本逐利,沒有利,自然缺少資本。


    【加強對重型機床的關注與投入】。不是通用機床才能做大做強,重型機床也能帶領一個國家“傲視群雄”。


    9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TIPS:帕馬在上海的組裝工廠只能生產小型鏜銑床,大型機床均為意大利整機進口。





    美國-最后,看那令人驕傲基礎科研實力




    有不少人認為相對歐洲,美國缺乏高尖端機床技術。但美國十分注重基礎研發,數控機床的根源在美國,從美國率先研發出第一臺數控機床就可見一斑。美國基礎科研之所以長期保持領先,與政府積極引導并提供充足經費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。


    曾經一度美國因重科研而輕應用,機床產量有所放緩而被日本趕超,但好在及時糾正偏差。


    有了基礎技術,制造層面的偏差容易糾正;缺乏基礎技術,便受制于人,短期內難以趕超。此之所謂“基礎不牢,地動山搖”。


    【注重基礎技術的開發】,知其然,也要知其所以然。


    10.png

    (數據來源:MIR DATABANK)


    TIPS:哈斯和哈挺機床在同行業企業中認可度較高。位于加利福尼亞州的總部工廠“使用哈斯制造哈斯”;國內機床主機廠如海天精工、紐威、海德曼購買哈挺磨床作為生產母機。





    引進機床業的“馬克思主義”,探索工業母機的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”




    不論是研究德國還是觀望日本,最終都要與中國的歷史、文化和價值取向相結合。畢竟在不同的社會環境、歷史文化、不同的外部環境壓力以及不同的企業發展階段,企業所適用的領導模式是不同的。


    商場如戰場,義無反顧的出發往往并不能夠達到成功的彼岸,我們需要預判“敵人”的預判。我們并非沒有努力過,當沉下心來研究出與國外技術類似產品時,國外同類產品即降價打起價格戰,讓國內企業的研發成本打水漂,這樣又有多少企業能堅持下去?真真印證著“道阻且長”。


    但“馬克思主義”打敗了“無政府主義”,導彈造的出,核潛艇也造的出,機床界的“李大釗”、“錢學森”、“黃旭華”也總能摸索出最適合中國機床的道路。





    51午夜精品免费视频,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l中,女人下面被狂躁的视频免费
    <menu id="osgcu"></menu>